揭秘互联网美女经济背地的红灰世界 荷尔蒙产业

发布时间 2019-03-04

作为今年ChinaJoy上为游戏厂商表演的数百位Showgirl中的一名,阿萌一天的工作时间大略从9点半到下战书4点半,每天的工作内容包括三场表演,以及与游戏玩家互动。阿萌并不是这个展台20个Showgirl中的主推,表演的时候站在最后一排。而主推站在第一排旁边,穿着更为华丽或直接Cosplay游戏人物。据她介绍,主推往往是有教训的Showgirl,一天的收入可以达到几千元,作为“菜鸟”的她收入却只有600元,四天下来赚2400元,“不过也够她生活费了。”当然,跟一天至少拿1500元,动辄数千上万元的车模比起来,游戏Showgirl赚得还是少。

Showgirl的生意经

高跟鞋、短裙、浓妆、美瞳逐个“装备”停止,90后大学生阿萌开始了她一天的Showgirl工作。这是她第一次参加ChinaJoy,这份工作的意思对她而言,除了增加履历和赚外快之外,还满足了她被“万众凝视”的小愿望,切实她并不热衷玩游戏。

美女经济借网络腾飞

原标题:揭秘互联网美女经济背地的红灰世界:荷尔蒙工业

在外界看来,Showgirl的突起得益于互联网,而后则反哺于互联网,美女经济和互联网世界盘根错节地交织在一起。对众多宅男来说,婀娜多姿的Showgirl是游戏展会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对于游戏厂商而言,出众的Showgirl是抓取留心力的重要筹码;对于互联网世界而言,Showgirl内容则是低成本的流量获取利器。然而,就像硬币的两面,互联网美女经济的世界并不仅仅有赫然和美好的一面。

□红色世界

泛滥的荷尔蒙产业

□灰色世界

美色的滥用至少存在道德风险,然而匿名、勇敢的互联网世界却是个爱用美色夺眼球的世界。有门户网站人士私下向记者泄漏,在不超劲爆消息的情形下,日常点击量最大的内容多与美女、情感等有关,而一些即时社交工具、保险工具等PC端软件的弹窗,以及内容类、社交类移动应用主动推送的信息,也一定少不了美女。“美女等于流量”的潜规则无处不在,甚至冒着滥用的危险:性感的照片不即是全裸照片,赤裸的背影比全裸的正面高尚,性感和色情,均在一线之间。

记者联系到一家北京模特公司,该模特公司今年参展的国内Showgirl共多少十人,占据ChinaJoy近10个展台。该模特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在与厂商协商时,会根据旗下Showgirl的质素,分级报价,而本国模特工资基本比海内高一倍,这次他们公司的国外模特并不加入。像这次出差,厂商只是会供给来往交通费,并不会额外供应住宿。据她泄漏,这次参展的大多数Showgirl价钱在800到1500元左右。只有个别“红人”价格会在三五千元,还可能被厂商包吃住。不过,不同游戏厂商提供的待遇也不同,厂商范畴和大方程度几乎成正比。

一位混迹于娱乐圈、经纪圈和互联网界的资深人士M告诉记者,Showgirl可以说是网游的产物,其入门门槛比主流的艺人要低,艺校学生、模特,甚至草根女生都可以入门。但需要Showgirl的展会却不是天天有,因此她们需要做一些其余兼职才能生存。不外,Showgirl们确实善于利用互联网赚外快。M流露,最赚钱的业务就是代言游戏广告,年收入可达百万,如参加ChinaJoy,一天可拿上万元;其次是在社交类媒体上给网店或互联网公司做宣传,如发一条推荐面膜、游戏之类的微博可赚五百元到数千元不等的展示广告费,点击交易提成另算。此外,还可以给淘宝网店做模特,每天的收入在500元到1000元不等,少数厉害的能够按小时算收入。由于做淘女郎的模特更为草根,她们中的不少人凭借外貌优势开起网店,有的自有网店年收入几十万,比模特业务收入更高。

滥用美色存道德危险

一年一度的ChinaJoy盛会在Showgirl的助阵下,显得欣欣向荣、异样灼热。在Showgirl面前,是川流不息的人流、长枪短炮的镜头和此起彼伏的闪光灯;她们确当面,波及的是游戏厂商、经济产业和各种互联网企业的美女经济图谱。

除了被动传播,渴望成名的女孩子私底下主动逢迎暗昧经济的须要也属于行业潜规矩。M告知记者,自从多少年前某车模的不雅视频(被)上传之后,当初各种网络美女私照泄露的事件基本上都是自动策划,比喻游戏厂商会在展会前在网上进行活动预热,甚至采取极其手段。在这种情况下,游戏厂商跟Showgirl一拍即合已经显示出赤裸裸的利益交换。

昨天,被誉为“宅男盛宴”的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落幕。在从前的几天中,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被游戏厂商、Cosplay(动漫角色表演)、美女和游戏玩家们包围。如同车展一样,衣着火爆的展会模特――Showgirl,仍然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和网上津津乐道的话题。

【1】【2】【3】下一页

简直中国所有网络秀场都默认的是,依靠美女网络主播走红的秀场,最开端都存在着软色情的原罪,只有表演够劲爆,才华赚取小镇青年和寂寞土豪们更多的虚构道具费用。随着净网举措开启,秀场纷纷监督主播把衣服一件一件穿上。

阿萌的一些工友,对自己的各种大尺度照片在网上传播这件事无感了,在她们看来,这只不过是工作罢了。然而阿萌还不能接受性感照被围观被评评点点的觉得,在她印象中“网络红人”是个宠辱共生、贬大于褒的词。她的工友事实上也不喜好被人直白地称作网络红人,因为这容易令人联想到潜规则、网络推手等阴暗面。

纵观历年ChinaJoy展会,Showgirl已经被打上美颜、丰乳、翘臀、长腿的标签,而Cosplay表演的本身却俨然不迭外貌有新闻性。在展会现场,游戏厂商不惜把Showgirl摆上床,做出撩人姿势,甚至把充气娃娃和Showgirl摆在一起。据游戏厂商吐露,实际上每年厂商选完Showgirl和Coser(Cosplay表演者)后,都需要将衣着和表演形式向组委会报备,组委会也会提出很多恳求,“无非是在服装尺度跟表演标准上”。

英勇的着装和赤裸的炒作,让全体互联网充斥着泛滥的荷尔蒙。此外,Showgirl主动迎合暧昧经济的需要,也让性感和色情距离一步之遥。